云昭

04h望忧

“冥界有桥名为忘忧,人间有桥名为望忧。前者叫做遗忘,后者叫做相思。先生,您可想好了?”我翻着往生录,问着眼前的黑衣青年。他点了点头,往忘忧桥的方向走去。我看了下时间,是七月半,中元节往生的魂魄。

跟记载上的故事,完全不同。我疑心是有人动了手脚,便提了盏走马灯,向缘庙走去。

我想,故事要从很久以前说起。

聂怀桑小时候经常跟聂明玦一起出去玩,清河县五百零二平方公里,二十七条街,九十三条小巷,都让他们玩了个遍。斗蛐蛐,观花灯,猜灯谜,看舞龙舞狮。一样都不少。有时他们还去划船 采莲蓬吃。过年的时候更热闹,坐在自家的屋檐上,吃着花生和新买来的甜糖。看烟花整个清河照亮,街上张灯结彩, 到处都能听到孩子们的欢声笑语,热闹非凡。这便是清河的春节,聂怀桑眼中最好的春节。

“怀桑, 以后的春节,我们一起过,好吗?”
“好呀,哥哥你可要说话算话哟。”
这是他们第一个约定。许在聂怀桑四岁那年。

后来,聂怀桑长大了,可以开始练刀了,聂明玦就陪着他, -个招式一个招式的慢慢教,聂怀桑也就照着聂明块的姿势在校场练习。当时的聂怀桑像极了聂明玦。跟他一样,勤奋努力。就连夫子都曾夸赞过聂怀桑,说他以后必成大器。
那是聂怀桑第一次得到和聂明玦一样的夸奖。

在长大一点,聂怀桑便在性格上和聂明玦有七,八分相似了。 这令所有人不解,但聂夫人却一点也不在意。 只是拉着聂怀桑一字一句的劝道.
“千万别后悔,桑桑。”那时聂怀桑懵懂的点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从那刻起便有什么东西改变了。

十一岁那年,聂怀桑陪聂明玦一起去围猎。炎炎夏日。 少年郎骑着高头大马,  甩鞭往百凤山的方向前行。相互追逐,誓要争个第一。不知道是谁先射出了一箭,三秒之后,一只雄鹿倒地。
“聂兄真的箭法了得呀。”林氏的弟子在那里祝贺道。原来是大哥,头彩呢。聂怀桑心想金家的公子估计脸都气绿了吧。一阵风刮过。聂怀桑眯着眼,撑起弓,往天上射去。一只雁倒地。毕竟往常的头彩都是他拿呢。不再犹豫,便策马往竹叶林的方向奔去。打猎自然要痛快点才好。

但等到聂怀桑打猎归来,拿着猎物想让聂明玦夸奖自己的时候,却意外的发现。自家大哥居然在和蓝氏弟子一起聊天,可是大哥不是说过姑苏蓝氏都是木头吗,不愿与他们多说一个字的吗,聂怀桑有点慌,赶紧把猎物一扔,往聂明玦的方向跑去。刚一走近,就被他大哥打一巴掌,“这是我弟弟,聂怀桑。”聂明玦介绍道。差点被打吐血的聂怀桑只得尴尬的笑了笑,向蓝曦臣问好。不愧是被喻为姑苏双壁,聂怀桑心想,如传文说的一样温文尔雅。如果大哥和他交友的话,也挺好的。可自己为什么不开心呢。

直到星星挂在天幕之中,聂怀桑才回不净世。聂夫人站在门外,对他挥挥手,示意他过来。“今天遇到泽芜君了吧。”
“泽芜君是?”
“我到忘了,他现在还不是。我问的是蓝曦臣。遇到了吗?”
“遇到了。”
“温家现在可是如日中天呢,桑桑,你来猜猜第一个被灭的家族是谁?”
“是谁?”
“算了,以后再说,先进来吧,我做了鲜花饼,你尝尝。”
趁聂怀桑进门的空隙,聂夫人把一根针插进了藏在梧桐树后的人。“是温家呢,只可惜没能斩草除根。”
血从梧桐树后流了出来。聂夫人扬起个微笑,没有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。转身,将袖中藏着的金钗扔到了不远处的水潭,在月光的照射下,钗上的太阳也没那么耀眼,还是朴素点好。聂夫人想。

聂怀桑十二岁那年,七月中旬,聂夫人突然提出要让聂怀桑和聂明玦一起去何家消暑,那是聂夫人的娘家。聂宗主一直不希望他们兄弟两去,但奇怪的是,这次他却没有反对,还交代聂明玦让他照顾好怀桑。聂宗主和聂夫人的眼框都红了,因为他们知道,相见遥遥无期。聂明玦不解,刚要出声问时,聂夫人打断了他。
她抱住了聂明玦和聂怀桑,眼泪也流了下来。
“我和你爹永远以你们为傲。”下一秒,一把折扇狠狠敲击他们的头。聂夫人看着她的孩子们,内心悲恸。但还是把他们都扛进了马车。“我愿意为你们挡最后一次。如果要偿命的话……
我来。”

在被温狗用聂家长刀刺穿心脏时,她亦不曾后悔,往事在脑海一幕幕回放。最后定格在去年,兄弟俩一起去打猎的时候,那时他们意气风发,无忧也无虑。聂夫人想,这才是最好的他们。大鹏一日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。

等到聂怀桑赶到时,聂夫人已经没有气息了,那是他第一次对聂家长刀产生恐惧。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,他都无法原谅自己。他颤抖地抽出刀,把娘亲抱在怀里,眼泪一滴滴往下掉。聂明玦来找他时,看着聂怀桑,觉得他和平时不太一样,似乎有什么变了。但聂明玦知道,现在的聂怀桑非常需要他,上前把聂夫人轻放在地上,给聂怀桑一个拥抱。“别怕,我在这。”

在月光的照射下,一切都变得柔和起来,聂怀桑听着聂明玦的承诺,慢慢放松下来,不再颤抖了。而不远处聂夫人的魂魄扬起了个微笑,转身往忘忧桥的方向走去。保重啊,孩子们。

聂怀桑十三年那年,九月中旬,彻底放下刀,拿起了折扇。聂明玦虽然生气,但还是替他扛起了聂家。还急不得,聂明玦想,自己还有时间的。先等他解开心结吧。

可他也高估了自己,也低估了刀灵。在聂怀桑十四岁那年,聂明玦也变了,他开始强迫聂怀桑练刀,脾气也十分暴躁。但那时的聂怀桑又怎么会听他的话呢,先不说他现在有两个哥哥替他撑腰,就凭聂明玦逼他练刀一事,他就会和聂明玦对着干。谁也别想谁好过。这是一时的气话,但也是他们第一次分袂。

接下来的日子,聂怀桑就像个纨绔子弟,天天看春宫,到处玩乐。被聂明玦抓包的时候,还心虚的打开折扇扇风。为自己辨解。每每看到聂怀桑那怂样,聂明玦都想捉他去祭刀。而蓝曦臣和金光瑶就会在旁边当和事佬。可以说,现在聂怀桑的日子过的很是滋润。若时间停止在这一刻,未尝不是件好事。但……

戏唱完了,梦也该醒了。聂怀桑比谁都懂这个道理。

明明早就有预感,却一直都在蒙骗自己。

意外吗?聂怀桑问到,自己真的一点都不知事吗?其实他是知道的,当大哥把三哥踢下金麟台的时候,难道三哥一点怨言也没有吗。说出来谁信呢?
可他信了,大哥也信了。所以,现在的果就应该他们来尝。聂怀桑觉得现在自己不光是身上痛,心也疼。可他不能倒下。
现在不光有正事要办,他还必须要撑起整个聂家。

当整盘棋下完时,黑棋大势已去,可白棋又落的了什么好下场呢。

看着窗外的明月,聂怀桑突然想拿刀了。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没过多久金家就传来了喜讯。新任仙督定了下来,是自己的三哥,金光瑶。

他想了想,还是重下了一局棋,他想送给三哥一个礼物。现在到好,只欠东风。

他知道十三年后,在观音庙里。三尊的情谊会彻彻底底碎掉。

不过这些也不关他什么事了,他把金光瑶的帽子捡起来,亲自烧在聂明玦的衣冠冢前,“你看,大哥。我为你报仇了呢。”聂怀桑说道,但他并不如自己心里想的那般高兴,反到感觉自己的心被谁割了一半,疼痛难忍。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是件青裳,当初和大哥一起做的。一段锦,两件衣,有相思吗?

有些东西,非要等尘埃落地后,才慢慢显现出来。

聂怀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。却想起了一桩往事。

有一年除夕,自己好像趁大哥不注意的时候,偷偷亲了他一口。
“新年快乐,大哥。”他记得自己是这么说的。
却忘了聂明玦那泛红的耳根,和那句怎么也开不了口的我喜欢你。

聂怀桑把娘亲藏在匣子里的信来了出来。
有些人把深情画在表面。
有些人把深情刻在骨子里。
娘亲在信中写到。
所以,桑桑。爱并不一定要哄哄烈烈,也并不是一定要两情相许,有些爱,藏的深。只需要自己知道就够了。哪怕他在你的故事中着墨不多,但他一定是你最爱的人。你会为了他,改变自己一切的。

也就是说,其实娘亲一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吗?聂怀桑笑了起来,他想喝酒了,姑苏的天子笑,够烈吗?

他也不知道啊。梦早就醒了。现在无论做什么都没用了。
喝着天子笑,聂怀桑迷迷糊糊的想。
百年之后,还会有人记得他们的故事吗?
他忽然想起聂明玦曾吟过的诗句。

“今昔何昔,见此良人。”
有风吹过,松树沙沙作响。

注:
望忧其意,一为相思,二为执念,三为遗忘。但冥界只有桥,名为忘忧。
所以望忧的真正涵意是指,黄梁一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傻逼作者拖着辣鸡文来给大家拜年了。很开心能参加这次活动,但我拖了大家的后腿。想表达的东西也没有写好。ooc有,私设有,废话也多。还请大家轻点骂。谢谢。(可能会进行修改)

怨偶

雷,ooc,慎入。

“我做了个梦,阿姐。”
“什么梦呀!瞧把你给吓的。”
“我梦到了大哥死了,聂家也倒了,就连你也……”
“桑桑,那不是梦。”女子的脸上流下了一滴泪,“阿姐护不住你了。你要好好的啊。”
好好的,阿姐是什么意思。我好像听到了厮杀声,不远处,火光亮很刺眼。有人来了。
阿姐摸了摸我的脸,把什么东西戴到了我头上,冰凉凉的。
她说:“忘了吧,忘了这里的一切。”她又哭了,眼泪一滴一滴的砸在我身上,我无端的觉得难过,胸口闷闷的,眼泪也落了下来,奇怪,我明明记不得发生了什么,可为什么还是会难过呢?
光越来越亮,越来越刺眼。我又听到了厮杀声。也听到阿姐喃喃地说到时辰了。
她用力地把我往法阵里一推,最后画面定格在她被一根琴弦刺穿心脏,鲜红的血液浸透玄衣,染红了上面的兽纹,似乎有什么东西溅到了我脸上,我伸手一摸。
原来是阿姐的血啊,我看着阿姐张口说了什么,可却没怎么听清,因为法阵启动了,我来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一个相似又不同的世界。在这里,血脉尊贵者,可以看到他人眼中的情绪或是想说的话。俗称眸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回忆结束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聂怀桑目前为止全部的记忆。他摇了摇折扇,思考着如何为大哥报仇,是了,这个世界没有阿姐。但多了个杀兄仇人——金光瑶。他大哥的结义兄弟。
也是狠心,连死都要把他剁的碎碎的。聂怀桑心想,这人也不是个善茬啊。
这么想着,他好像闻到了白玉兰的味道。噢,原来他二哥来了啊。赶紧把布置好的棋局一收,坐着好好的看宗务。
“吱”的一声,门被打开了,蓝曦臣看着聂怀桑笑得很是温和。问候道:“近来可好,怀桑?”
聂怀桑迷迷糊糊的想着,好像姑苏蓝氏一族善音律,会弦杀术来着的。犹其是蓝曦臣,弦杀术更是一流,好得没话说。
他摇了摇折扇突然想到那根带血的琴弦,脑海没由来冒出一个念头,岐山温氏已经灭了,下一个会是谁呢?

[双聂]岁岁年年花好月不圆

ooc,雷,慎入。

一,万古同。
年幼时,聂怀桑是和他大哥一起去逛过庙会的。七夕乞巧,大街上的人多不胜数。牵着手,若不抓紧,便会被人群冲散。聂明玦怕弄丢了怀桑,便在二人的手腕处绑上了红绳,紧紧的系在一起。当时年少,聂明玦也不知红绳的含义。只笑着说,这样就不会弄丢他了。
那红绳的含义是什么呢?
此生只愿与你相守到老。
这句话一直陪伴着聂怀桑,直到他死去。
在他无数悲伤难过的时候,红绳,便是他唯一的依靠。他细细咀嚼着爱人给予他的爱,企图在苦涩的生活中尝到一丝甜意。哪怕只有一点点都会让他感到满足。
他笑了,眸中似有光在闪烁。好不耀眼。
但下一秒眼泪却不停地往下掉。
他终究无法在自欺欺人。大哥已经死了。
自己再也回不到以前。
无论过去的时光有多么美好,也只适合拿来收藏。
在夜深人静的夜里,聂怀桑第一次卸下了他所有的包袱,哭得那么厉害。
式微,式微。胡不归?①

①《诗·邶风·式微》:
式微,式微!胡不归?
微君之躬,胡为乎泥中!

[双聂]愿与君永结同心

ooc,雷,慎入。无脑甜饼,无逻辑。
ABO设定。私设聂大桑桑都是桃花妖。

传说清河的最南边,有一颗开得灼灼的桃华。桃树有灵,化为花妖, 蛾眉凤眼,眸中似有水波流转。轻启丹唇,盈盈一笑,便有万千风姿。美得不可方物。

但聂明玦看着聂怀桑那妩媚的模样,恨不得一刀砍过去,一男子汉大丈夫还学姑娘家挽云鬓,着红裳。像什么样子。

尽管……
还蛮好看的,聂明玦清咳了几声,试途遮住耳边的微红。沉下声,向树上的人儿吼道:"聂怀桑,赶紧给我滚下来练刀。

聂怀桑看着聂明玦,笑了起来。他可没有错过那人发红的耳尖。他把手一伸,露出他微微凸起的小腹。笑问到。"你看,我与平时有何不同?”
聂明玦仔细打量了聂怀桑半刻,迟疑地回答说:“你又胖了?”
聂怀桑摇扇的手顿了顿,脸上的笑都有些崩不住了,自家的大哥,可真是个木头啊。
聂怀桑摇了摇折扇,飞身下树。嘴里还念叨着,不可敲也,不可敲也!说完就往回走。
聂大;???
还是转身去问聂怀桑:“你去哪?”
聂怀桑估计也是气到了,想都没想就说“泡妞去,你别管我。”说完,聂怀桑就感觉自己背后凉飕飕的。扭头一看,聂明玦的刀已经抽了出来,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,好像……
要凉。说什么不好,非要说泡妞去。
欲哭无泪的小聂同志正撒开脚丫子,一路狂奔。紧随其后的老聂同志正提着刀,在后面怒吼着:“聂,怀,桑,你,给,我,站,住。”
“大哥,大哥,我瞎说的,我不知道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啊。”聂怀桑哭嚎道。
结果一个不小心,被长裙给绊住。整个人差一点就要摔在地上。
迎面吹来一股桃花香。不是青草味。聂怀桑并没有跟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。他落入了聂明玦的怀抱里。
“小心点,都是要当娘的人了。”聂怀桑闻言,抬起头,把眼睛睁得大大的。“你都知道?”
“怎么可能不知道。小傻瓜。回去吧。”
“那我要抱!!”
“好。”
夕阳下,余辉撒在一对有情人儿身上。照着他们回家的路。
我愿与君永结同心,不知君愿否?

[双聂]扑朔

巨型ooc,慎入。永远正文和标题没关系(我选择狗带)

我一直觉得他对怀桑的感情向来都令人费解的很。
他能在被刀灵反摄的情况下认出怀桑来。
但也在观音庙里与金光瑶一同长眠。
不能同生,也不能共死。
连一点儿念想也不留给怀桑。
可却拜托我照顾好怀桑。
直到他离世的第三个年头,我仍是不解。
他对怀桑到底是爱?还是……
亲情?

但我明白,怀桑是真的爱着他大哥的。
在赤峰尊死后,他强迫着自己成长。
强迫着把自己的善良一点一点剔除。
染上污浊。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。
就像一只蛰伏在暗部的毒蛇,
又似一把锋利的长刀,出鞘是必然是要见血。
而这所有的一切,仅仅是为了察明真凶,替兄报仇。
却把自己所有的退路都给堵死了。

我还记得,曾问过他值得吗?
他是怎么回答来着,噢,是了。
“我爱他。”
这有点让我唏嘘。

当爱成痴,就已经走上了不归路,又有几人归,几人能归?
所以我知明,聂怀桑是回不来的了。
当赤峰尊死的那一刻,他就已经走上不归路,这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的事。

所以我只能作为一个局外人默默地看着他布下精妙的棋局,慢慢地把所有人给算进去,包括……
他自己。
看着他大仇已报时的茫然,失落和压抑不住的眼泪,我想他应该是难过的,可他却笑了。
特别苦涩。
我无法安慰他。
只能看着命谱中记载的事迹在我面前放映。

我也知明作为安定使,我的职责是保证命谱能正常运转,但除此之外的所有事,我都无权干涉。

所以我只能看着怀桑终身不娶,孤独终老。
聂氏一脉,从此灭绝。

(写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沮丧。大家就当看一个无脑小段子就好惹。豹哭)

[双聂]几人归,契子

1,严重ooc,注意避雷。
2,幼稚园文笔,不喜匆喷。
3,以亲姐姐的名义,保管甜,真的,甜到牙疼,甜到齁。
4,有好多包子,亲不来看一看吗?
5,放飞自我,任意飘。(来呀,造作呀!)

[尘居]聂怀桑看着自己手中那个小包伏,里面是一个不足月的幼女,我看的出他眼中流露出的那份浓浓的不舍和依恋。半响过后,终是颤抖的把手中的包伏递到我手上来。我叹了一口气,想着说句什么话来安慰怀桑,却一时语穷,千万种心思最后只化做一句,“我会照顾好她的。”
“多谢。”说完,他解下身上佩挂着的宝刀,不疑,搁在了我旁边的桌上,不用想我也明白这是他留给自己女儿最后的念想。
我看了看怀中的奶娃娃,没由来的觉得她好生可怜。小小年纪就将要和母亲生离死别。再三思量过后,我终是开口劝阻他道“阿珏还那么小,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解决不好吗?就算蓝,金,江,聂,四家要拿你问斩,我又不是护不住你和阿珏。你干什么要赶过去送死呢?”
“可若我不死,终有一日,他们都会发觉阿珏的存在,到那时,我又该如何护住她,又如何护得的了她呢……”说到最后,话语己明显带上了哭腔,我看着怀桑那红红的眼框,一时间竟无言以对。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[清河]集市上沸沸扬扬的,欢笑声一片,无不是在庆祝又一个大魔头的死亡。
……
是了,聂怀桑死了,死在了姑苏蓝氏的手里,避尘剑下,一剑穿心。再无生还的可能。尽管我早已做好心理准备,但还是在听到这个消息后,两行清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,心也像是被针扎到一样,疼痛难忍,而怀中的阿珏也像是知道自己母亲去世一样,哇哇的大哭起来,泪流不止。怎么哄也哄不好。
[明月楼]我椅在窗边,欣赏着清河的美景,太阳照在人身上,暖洋洋的,舒服极了,我眯了眯眼,心里盘算着,十七年过去了,除聂家外,其余的家主也都有了自己的孩子了,棋也该摆好了吧!就在这时,我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声,我微微笑了笑,是有故人来访啊。
好久不见,温若卿。
好久不见,乌姜。
棋要开始下了,是吧?
明知故问。

[双聂]论有一个弱受的朋友是一种什么感受。一

1.严重ooc,注意避雷
2,仍然流水帐,不喜勿喷
3.本文第三人称讲述。

我有一个朋友,关系很好,就达到了无话不谈的那种地步,所以,我也知道他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,比如,他心悦他大哥。
而然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,那么你是攻喽?
……
嗯总感觉友谊的小船隐隐有翻的趋势。
不过,我也不想去挽救了。
因为……
翻的次数贼多。
才不想管呢。
哪里凉快就让他去哪里吧
然而事实告诉我们,如果不管的话,那就没人陪我一起聊天,一起写小黄书了。赏春宫图了。
而这是一个严重的事情了。
所以我想了想,觉得不就一个攻受的问题吗?
还不好解决?
一缸烈酒下去,我就不信他还能攻。
于是乎,为了闺蜜的终生幸福(并不),我就把我珍藏多年的好酒,给拿了出来,并祝他早日拿下他大哥。
可之后的三个星期,我都没有见过他。
真是的,有了媳妇就忘了闺蜜。
聂怀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。
我还想听听你和你媳妇之间的闺房趣事呢。
比如,用了多少个play。
又比如……
算了,我也没脸说出来。
毕竟我身为一个姑娘家,总归还是要点脸的。 (并不,只是害怕霸下而已,才不是不想问了)
后来嘛,
直到一个月以后,聂怀桑才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。
当时的我也没有细想为什么聂怀桑走路的姿势那么怪,
只当他是被他媳妇胖揍了一顿,却没有发现他项边的吻痕。
现在想想,真是失算。
哪晓得聂怀桑居然干不过一个醉酒之人。
还被,
……
压了。
聂怀桑真有你的。

我所有的朋友里,就你一个受。
你说,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(¬_¬)

[双聂]柠檬草

1,严重ooc,注意避雷。
2,幼稚园文笔,不喜匆喷噢。

聂怀桑

聂怀桑有一个小小的,不敢说的秘密,那就是他很爱很爱他的大哥,也很清楚,这份感情绝不是喜欢,而是.....爱。
可这份情愫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聂怀桑也不知道。
也许是在杨柳依依的三月,那时桃花开的正好,大哥一个不经意的回眸,自己的心就沦陷了吧。
也许是在炎天 暑月的七月,那时鸣蝉在树上长吟,大哥把自己拉过去乘凉的时候,自己就已经芳心暗许了吧。
也许是在秋风习习的九月,那时皎洁的圆月高挂在天中,大哥陪自己一起吃月饼的时候,便是心悦君兮君不知了吧。
也许是在北风呼啸的十二月,那时整大地都是银装素裹的,大哥为自己盛了一碗腊八粥的时候,就注定是在劫难逃了吧。
可我自己也知道大哥这么做只是出于一个哥哥对弟弟的关心罢了,所以也仅仅只是关心,它不可能喜欢,也不可能爱,这我都知道,我都懂。可那又怎样,我依就爱着大哥。戒不掉啊。
喜你成疾,药石无医。

聂明玦

我向来知道他的心思,也知道他...爱我。但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我们是兄弟,所以我们注定不能够在一起。











可我为什么还在想着他呢?









可我为什么差点压抑不住那份情感呢?








想对他说我爱你呢?

















只可惜,直到最后,我也没能说出







那五个字,我爱你,怀桑。

尾声

柠檬草的花语:开不了口的爱。

(ps:心悦君兮君不知,和,喜你成疾,药石无医。均出自百度,非原创,只是搬来借用,所以请一些爱惹事的小可爱不要看到这两句诗,就骂抄袭噢。)